拒為兒孫做馬牛.

 

拒為兒孫做馬牛

 

450x133

拒為兒孫做馬牛.

 

賺錢的目的是為了享受幸福

 

從貧民窟崛起的奇美集團創辦人/文龍,早年以新台幣兩萬元白手起家,半世紀創業過程充滿傳奇,被譽為「台灣壓克力之父」、

 

「全球ABS大王」。儘管擁有巨額財富,/文龍很早就告誡兒子/家彰:「不要期待我留什麼給你;第三代更不能花我一分錢。」

 

生長在日據時代的/文龍,小時候全家十二口擠在台南貧民區神農街內一處八坪大的房間,幼年困苦環境激發他獨特的賺錢本領;

 

不過,對他而言,釣魚、音樂、繪畫是比吃飯更重要的事。

 

/文龍在五年前卸下奇美集團董事長職務,交棒給小舅子廖錦祥,沒有讓兒子/家彰接班,不過卻很提拔兄姊們的第二代,

 

例如,奇美食品、奇菱科技董事長宋光夫是他的外甥,奇美博物館館長郭玲玲是他的外甥女。

 

奇美集團明年即將邁向五十週年之際,高齡82歲的/文龍接受【芒果日報】專訪,興致一來拿起曼陀鈴即席演奏了一首「海角七號」,話匣子一打開更是說不完的快樂哲學。

 

拉琴釣魚比吃飯還重要

 

問:很多人非常羨慕你的生活,退休後的日子和之前有何差別?

 

答:退休後的生活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我現在很快樂,拉琴、畫畫和釣魚都讓我很快樂。我可以不吃飯,但是,不能不拉琴,不能不釣魚。平時只要天氣好,清晨五點左右,我就出海去釣魚,釣回來的魚還可以分給親朋好友。晚上睡覺前, 我習慣會拉一段琴。此外,畫畫也是很快樂的事,有時候看到美麗的小姐,很想把她畫下來。

 

問:您對藝術與音樂的喜愛,是否來自父母遺傳?

 

答:我對藝術的喜愛,可能來自母親的家族。母親盧全雖然沒有讀書,卻很聰明,平時會做鞋子和繡花, 此外,母親的兄弟們會做些木雕。

 

樂觀天性來自母親恩賜

 

問:談談從小到大的過程中,父母親對你的影響?

 

答:父親/樹河是漢文老師,「奇美」兩個字是父親取的。父親曾經替老闆寫了一本有關管理的書「商戰感懷錄」, 可惜沒有留下來。小時候家裡很窮,有一天父親突然被公司裁員,回到家裡變得很悲觀、消極、失志。不過,母親很堅強, 一直鼓勵父親要出去找機會,還特地買報紙回來給父親。當時生活重擔全靠母親幫人家洗衣服,還有大姐做裁縫來維持。 每次我遇到困難時,母親的觀念對我很有幫助,我的個性樂觀,比較像母親。

 

音樂傳家女兒取名琴瑟

 

問:你對小提琴的喜愛,從小學就開始?是否也讓子女學音樂?

 

答:國小四年級時,姊姊帶我去看電影,悲傷場面出現舒曼的夢幻曲,我聽了之後非常感動,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音樂?我太愛音樂,因此兩個女兒名字取為一琴、一瑟。不過,學音樂必須靠天分,要成為優秀的音樂家非常不容易,壓力很大也很痛苦。最怕的就是隔壁拉琴的人老是走音,那聽的人就很痛苦了!(大笑)

 

問:父子是否曾經一起合奏小提琴?

 

答:有啦,兒子小時候,我們曾一起在家裡拉琴,不過,兒子對音樂的天分不太夠。奇美博物館收藏的名琴,不一定要我兒子來拉,而是要提供給有音樂天分的人,台灣青少年在國際的表現是超水準的。

 

不留財產後輩各自努力

 

問:你不留下財產給子女,這是什麼原因?

 

答:/多有錢人死後留下大筆財產,會發生糾紛,這些財產不論怎麼分,都不公平,結果親兄弟變仇人。留錢給兒子,只是讓他多娶幾個某(太太),所以,我很早就告訴兒子,不要期待我會留什麼給他,尤其第三代不能花我一分錢,我希望他們靠自己本事賺錢。

 

問:奇美集團將來是否會由第二代接班?

 

答:我的兩個女兒遠嫁日本與美國,都沒有在集團內工作,我希望她們離我越遠越好。兒子雖然在新視代擔任總經理,但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不期待兒子來接班,因為我非常瞭解,創業必須有些天分,如果沒有先天的才能,做事業是很痛苦的。我最擔心的是,將來第三代跑到集團裡面來。

 

視如己出名琴只買不賣

 

問:奇美博物館收藏這麼多價值連城的名琴,未來還計畫繼續買其他名琴嗎?

 

答:我希望建立最完整的提琴歷史,當然還要繼續買下去,買琴讓我很快樂。這些琴都是我的「孩子」,將來即使有人出高價,也不可能出賣的。當初我雖以私人名義買下來,不過這些名琴不能私有,私有變成罪惡,目前這些名琴由基金會所擁有,任何人都不能賣。我最擔心,將來孫子輩若賭博輸錢,會把這些名琴賣了。(大笑)

 

一個人對錢如果沒什麼欲望,實際上這個人的欲望是大到你看不出來,這就是「大欲等於無欲」。很多東西不是有錢就買得到,還必須有內涵,最怕變成「土富」(暴發戶)。

 

 

(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