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的秘密:自然活力農耕


土壤的秘密:自然活力農耕

 

 

土壤的秘密:自然活力農耕

450x133

 

作者:Peter TompkinsChristopher Bird

 

在《土壤的秘密》書中所介紹的第一個重新恢復地球土壤的方法是自然活力農耕(Bio-dynamic Agrieulture)。一九二四年六月,德國及奧地利農夫向人類智慧學家魯道夫.史丹勒(Rudolf Steiner)要求,希望他能為歐洲農業的困境提供解決的對策,史丹勒為此做了八場演講,成為日後自然活力農耕的基礎理論。

 

所謂的自然活力農耕是一個創造及維持生命能量的方法,將土壤視為人類健康的根本,以回歸有機物到土壤中來保持其沃度,土壤不只是礦物質或有機物種種元素的結合而已,應將之視為一生命體,須保持其平衡。史丹勒強調,我們為宇宙及太陽系統的一部份,當以整體的視角來看待我們的農耕,藉著宇宙及地球的力量我們可以康復地球;史丹勒認為,每個農場都應該養殖多種動物來肥沃土壤,自然創建一個逐漸肥沃的土地,除了極力避開化學物,史坦勒發展了一些特定製作過程的配方及一些能使土壤充滿生命力的草藥,將它們接種在自然堆肥中,用以幫助微生物快速地分解粗的有機物質,變為黑棕色、質輕、粉末狀,具有長效性的簡單化合物——腐植土,由於腐植土具有膠質化的結構,可耐水浸,並可直接自空氣中吸取氮,增加植物的礦物質。其實,產生腐植土只是解決土壤問題的表面,基本是要產生大量的微生物來創造好的粉狀腐植土。

很多人不清楚微生物和蚯蚓是我們良好土壤的必備成員,沒有微生物及蚯蚓,植物難以攝取土壤的養分。絕大多數的微生物只能生存在有機的環境下,它們雖然沒有嘴巴及牙齒,但用自身的薄膜來攝取食物,產生的化學作用讓赤裸的硬石變成土壤,也分解土中動、植物的組織,回收已死的細胞轉換成礦物質溶液,使之可再為植物及其他高等生物來運用。土壤中有一半的有機質為老死的微生物,這有機質再為其他微生物分解,產生一個充滿生命力的腐植土,如此循環不已。

而蚯蚓對我們最大的好處則來自它的糞便,自蚯蚓消化道排出的會比吃進去的高出五倍的氮、七倍的磷酸肥、十一倍的碳酸鉀,排出物中性偏酸,完全適合植物吸收。蚯蚓特別偏好芹菜葉、紅蘿蔔葉、野莓葉、生肉(包括脂肪)等,只要有機物增加,蚯蚓就會增殖,微生物也一樣。然而,今日的化肥及農藥根本立刻就殺死蚯蚓,銅硫酸鹽(copper sulfate)濃縮在表土,僅一百萬分之二百六十就可讓蚯蚓的數目極劇減少,氮肥也是,它們造成過酸的土質,使之無法忍受。

因此,一個好的農耕方法必須能有效地增長土壤中的微生物與蚯蚓,史丹勒的配方即是一個很好的方法,這在我參觀自然活力農場時就親眼目睹,隨手取自堆肥的一把土中,密密麻麻地爬滿了蚯蚓。這配方自BD500編號到BD508BD500是其中最主要的配方,它的製作方法是將牛糞填入牛角,埋入土中過冬,這期間,大自然的宇宙力量(formative forces)會將之轉化為一深色像土一般無臭的物質,只要四分之一杯(1.25 onnce),攪入三加侖的雨水稀釋,正逆轉來回攪拌一小時,再結合應用生物動力製作出的堆肥、輪耕及深植,便可以使一英畝的荒土復甦。

史丹勒強調,土壤除了營養、微生物及腐植土外,也受農人的意志、精神,以及月亮和其他星球無形的力量所影響,因此在來回攪拌BD500入雨水中稀釋時,重點是在攪的過程中要將你的全副精神專注其上,使其產生如生命韻律的漩渦,吸進宇宙之力,如此土地所回饋給你的也反映出你的努力及靈魂。

這些配方的製作過程聽起來像是巫師在變戲法,這也是為什麼美國早期史丹勒的追隨者都默默地從事自然活力農耕,雖有極好的效果亦不敢張揚。本書作者花了很大的篇幅以學術的角色來解釋這些聽起來怪誕、不可思議的作法,事實上,這些作法已有/多科學理論支持,例如以順勢療法(homcopathic)來解釋為什麼配方稀釋時所用的量是這麼的少卻仍然十分有效;Patrick Flangagan(一位科學奇才,十七歲就為《生活》雜誌選為全美十大科學家之一)證明漩渦如何使水中懸浮物充電,使水膠質化,在此同時,宇宙的能量也被抓進漩渦之中,這個漩渦理論(來自敏感渾沌說@Sensitive Chaus)便足以解釋為什麼配方BD500加入雨水中要正逆轉來回地攪拌,以吸取宇宙之力。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以往被我們認為是迷信、神怪力、不科學的事,經過一些科學家努力的探究,如同打開我們的天眼般,讓我們看到原來事情是這樣形成的;反過來說,如
果我們只相信現今有限的科學所能解釋的事,迷信科學,而不去看看事實的話,那我們將失去太多太多。姑且不管這些配方的製作過程奇怪與否,但自然活力農耕的成效是令人注目的。

二○年代時,澳洲曾試用超級石磷肥(superphosphate)使得苜蓿的產量大增,然而十年後,一袋,甚至五袋的超級石磷肥也起不了作用,在鄉村灌溉區連倒進十二袋的超級石磷肥也產生不了相同的結果;之後用碳酸鉀(potash)來替代,在兩年後也不再產生效用,再試氮肥,雖起了很大的效用,但使土壤得病,在失望之餘,有些人開始轉向史丹勒的自然活力農耕,雖然不能全然理解其哲理,但適用的結果讓他們信服。在口碑的傳遞下,/多農人開始學習史丹勒的配方。

史丹勒的早期追隨者Ehrehfried Pfeiffer在一九四四年時獨自移居到紐約州一個二百八十五英畝大,充滿石頭,土壤貧脊,且牛隻染病的農場,在應用了自然活力農耕後,兩年內使土地重新復原,以這裡長出的/物餵給牛吃並加以照料,原來的病也不藥而癒了。他在比較實驗中發現,化肥種出的麥在發芽後第七天蛋白質含量為二十三%,自然活力農耕所種出的麥含量為四十二%;夏天收成時化肥種的麥蛋白質含量為十至十一%,自然活力農耕種出的麥含量為十二至十八%,幾乎可以取代肉類;如果加熱到華氏一百度,化肥所種的麥已死,而自然活力農耕所種的麥仍可發出芽來。

美國一農場應用自然活力農耕十年,除此之外什麼也不用,在頭三、四年便可看出全面的效果,土地除了愈加肥沃,農作的品質及風味也變得更好。一位農夫也發現,在灑了配方BD501三天後,長在低濕地的蕎麥原本幾乎全變黃的葉子竟轉綠了。

史丹勒也提出太陽、月亮及其他星球經過黃道帶十二宮時對地球及地球上的植物各有不同的影響力。其跟隨者在自然活力農場Knnberton Hills花了五十年的時間密集從事實驗室及田野實驗來研究九大行星對地球與植物的影響,並發展出一套年曆(the Biodynamic Sowing Chart),將植物的根、莖、果實、花區分為四種日子,詳細地指出特定的日子(甚至時辰)來分別採收葉、根、花、果,均有極好的效果,風味佳,且易於保存。

歐洲的自然活力農耕研究員Maria Thun指出,星座的方向主要取決於月亮,可直接影響植物,甚至雨水及灌溉。在月盈時,植物的樹液往上升,令植物更有生氣,月圓時達到最高點;開始月虧時,樹液轉向根部,此時適合移植,可快速形成根系,也適於修枝、剪籬;當月亮在地平線低處時(秋冬),回應太陽的影響力,植物的精力集中在下部,適於下肥、生根、修剪、堆肥及收穫根類作物。因此要修剪果樹枝幹或牛角時,要選月虧時,以免月亮漲潮的力量使樹液或血液流出,而不易痊癒;水果於月圓時採收則較不易腐敗,且容易乾燥,又好比希望頭髮長得多,也選在月圓時剪。

另一個基本韻律是地球的自轉,一如地球的呼吸般,植物也受到影響,自早上凌晨三點到日中樹液往上,自下午二點起樹液往下。因此,採收地上物,如瓜果、菜葉於樹液在上時採收會有較好的能量,根類則相反;如預期暴風雨來臨,其樹液會往下,令其在暴風雨後得以傳送糖分回到上部,以修補損傷(因此在暴風雨來臨前、中、後,只要測量植物糖分便可以驗證植物有預測氣象的能力)。

很多人擔心轉到自然活力農耕後其經濟情況因此下降,然而有太多的例子指出事實並非如此,一個例子是:以前的總所得是十三萬澳元,後來降為九萬澳元,但淨所得並沒有減少,因原本所賺的錢中有太多的花費肥了化肥公司,如今不用化肥,所賺的錢一樣多,差別只在於帳上的流動面。事實上,農人真正的財富是擁有健康、肥沃的土地,運用自然活力農耕來種菜,不僅改良土地、提高生產力、增加收入,也不再有無謂的壓力,這才是最富經濟效益的農作法。

 

 

土壤的秘密:自然活力農耕
(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