冏系列1: 我與父母意見不合

 

 

冏情況1: 我與父母意見不合

450x133

 



  <文章出自慈幼出版社的「青年與家庭」>

 

 

「我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在一家私立商專的二年級讀書.我在家裡,常有/多尚須解決的問題.父母年紀已經相當大;我是他們唯一的女兒.我知道他們很疼我,我也心誠意地愛他們,尤其是愛我母親;可是我總無法與他們取得一致的意見:我不肯屈服,他們也不願意讓步.於是往往就會發生爭吵,不歡而散.最後,吃虧的常常是我.我雖然愛我的母親,可是我實在沒有辦法,對她稍稍表示我的想法;因為立即就會引起她的反對,由於雙方都不肯忍讓,所以由低聲的爭執,終於變成大聲的吵架;後來我祇有飲泣,毫無結果.生活在這樣的家庭裡,我應該保持怎樣的態度才好?

 

冏系列1: 我與父母意見不合

 


 

楊姐姐關心的說:

 

 

  妳在信中所提出的跟父母意見不合的理由,認為都應該歸咎於他們、都是他們不對;因為他們思想落伍、意見頑固、必然無法了解現代青年的需求、從而造成所謂的「代溝」。為此、你們彼此之間、往往話不投機、時常發生口角。雖然我不能完全採信妳所表達的話、姑且接受妳的意見。

 

   客觀的環境既然如此、那我們應該怎樣應付呢?

 

    首先我得告訴妳、我很高興、看到妳信中所表現的心態:雖然在家裡發生這些不愉快的事、妳卻仍然敬愛著妳的父母。可見妳們的爭執、目前只是局限在思想的層面上、還沒有波及到情感和內心方面。正是在這一點上、妳必須格外留神、千萬不可在妳的內心和情感方面、對父母有什麼排斥和輕蔑的事發生。這避免的危機。

 

  妳要記住:父母生育之恩、廣如天空、深如大海、真是無法丈量。他們是上蒼派在我們身邊最可敬也最可愛的人。所以、縱然他們有很多缺點,思想落伍、陳腐、頑固,無法與我們的意見完全一致,可是由於他們是我們的父母,年紀比我們大,見識當然比我們廣,生活經驗究竟也比我們多的多;所以,他們的地位自有其不能取代的重要性,他們的權威也是絕不能任意加以否決的。

 

    人生於世,一切都已奇妙的安排妥當。即使妳認為,妳自己的處境,使妳實在忍無可忍,卻也有它積極的和有利的方面,不可一慨予以抹殺的。妳比其他與妳同年的人,更早感覺到這些事實:人生並不能常滿足我們的願望;即使是最合理的願望,層次也不能如願以償;我們的看法和想法,並不能常為別人所接受:過去如此,現今如此,將來也是如此。

 

    此外,我們也必須容納別人的意見,承認別人的權利。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多別人存在;我們並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主人翁;人類社會並不是完全按照我們的意見和主張而形成的。

 

    再者,我們不可過度悲觀,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就是在那些同年的人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比妳受著更重大的痛苦,生活在遠比妳更惡劣的環境裡。我們必須振作起來,勇敢地面對現實的人生,要逆來順受,設法克服困難,絕不可向它屈服,低首投降,自怨自艾,自暴自棄。

 

     話得說回來:有些父母,在一切方面時常依從自己的子女,總不敢拒絕子女任何要求:他們要什麼,就給什麼;甚至於有時連子女不合理的要求,也都一昧的順從,把子女當作神一樣地崇拜。這樣的父母,真可說是自己子女的奴隸;子女已是他們的暴君。為此,他們從來沒有跟自己的子女認真而正經的談過話,更不用說義正辭嚴地拒絕他們無理的要求。這樣的父母,不是在教育子女,而是在縱任他們,使他們養成傲慢任性的惡習;將來必然要走上失敗之路,落得一個悲慘的結局。真是愛之適以害知。妳說,這樣的父母,盡好了他們教育子女的責任嗎?

 

容/我坦承的向妳提出一個問題:也/由於妳是家中唯一的女兒,所以妳格外受到父母的寵愛,成為他們的掌上明珠,家中的小皇后;因此,妳從小就有求必得,養成了刁蠻的習性。如今父母見妳年齡漸長,已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為了妳的將來,自然應該糾正妳錯誤的見解,拒絕妳無理的要求。這是他們的一番苦心,也/妳沒有體驗到。妳一味只見他們的缺點,而不自省一下;因而時常發生爭執。是否有這樣的情形呢?希望妳能細細的檢討一下。

 

那麼妳的雙親,究竟犯了什麼錯誤呢?

 

他們並不由於年老而有什麼罪責我相信長壽是我們都希望達成的目標,對不對?難道妳不想長命百歲活到老嗎?

 

他們思想落伍了嗎?妳說這話有什麼意思?難道他們好像生活在中世紀那個時代嗎?他不/家裡裝電視、洗衣機、冰箱嗎?他們的衣著服飾,還像五百年前那樣的人嗎?

 

妳的意思是說,我想一定是這樣,他們對於宗教信仰、倫理道德、為人處世等方面所持有的成「見」,在某些現在所謂「思想前進」的青年看來,應該把它們一概束之高閣,棄之不用的。是不是這樣呢?可是,這些都永遠不得把它們視為陳腐落伍的老古董啊!不錯,他們可以,而且屢次也應該改頭換面,穿上一件現代的服裝;可是,它們在本質上的真正價值,卻永遠不變的。

 

          年齡本身,並不是造成代溝的罪魁禍首。我們可以預見一些青年,未老先衰,內心早已老化了:他們對什麼也不感興趣,不愛這個,討厭那個,委靡不振;做什麼也提不起精神來;他們老是板著臉,不會微笑,更不用說,享受人生純真的樂趣。這樣的青年,真是俯拾皆是,多不勝計!

 

相反的,我們也可以預見一些老人,仍然顯有青年般的蓬勃生氣;他們教我們要心胸豁達,對一切要樂觀,要美化一切,要喜愛一切新穎的東西。想妳大概在電視上,也看見過天主教會現在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吧。雖然他已經是一個六十多歲的人,卻仍然充滿著青春的活力,不怕長途旅行的辛勞(如果妳曾坐過連續十幾個鐘頭的飛機,就知道坐飛機長途旅行,並不是像某些人所設想的那麼輕鬆有趣的事,)前往世界各地,去訪問那裡的教徒,而且行程排得很緊湊,好像他不需要休息似的。他雖然被一名刺客開槍射擊,受了重傷,但是這並沒有嚇倒他;他還親自到羅馬的監獄裡去,跟那個企圖殺害他的兇手個別談話,寬恕他的暴行。現在他仍舊公開接見民眾,向他們微笑、祝福、撫愛孩子們的臉、親吻他們的前額、、、、、請妳告訴我,像他這樣的老人,有什麼不及一個青年的呢?

 

妳應該設身處地,把妳自己和父母對換一下,然後再做結論:究竟誰對?誰不對?西方有句諺語說的好:「先要做個老人,然後再做個青年。」。請妳細細玩味這句諺語的深意。那麼妳應該採取怎樣的態度呢?

 

答案很簡單,很明白:要繼續孝愛妳的父母,而且也要了解他們的看法和想法,要設想自己是在他們的地位上,從他們那個角度來觀察一切事情物。

 

即使妳對他們的評估正確無誤;也就是說,他們不了解妳合理的要求和希望,他們的確思想落伍,意見頑固;可是,妳決不可因此而輕昧他們,對他們失敬,甚至討厭憎恨他們。

 

如果有時妳必須容忍他們,犧牲自己,那麼妳就應該記住:人生旅途,並不是走在鮮花盛開的樂園裡;真正持久的幸福,常是犧牲和奉獻所結出的果實。退一千步來說,他們究竟是妳的父母啊!為了妳,他們曾經作了不知道多少的犧牲;難道妳這樣無情,這樣忘恩嗎?

 

再者,這正是一個好機會,讓妳能夠磨練自己,怎樣去尊重別人的意見,怎樣去犧牲自己的權利。

 

逆來順受,絕不會沒有成果的。法國名詩人克勞黛爾(CLAUDEL)曾經這樣說過:「痛苦好比一隻苦澀的桃子,隨手把它扔在路邊的草地裡。十年後,在同樣的路上走過時,卻見一株桃樹開滿了粉紅的桃花。」

 

妳是否願意十年後,我們再來談談這個問題?也/那時妳就會承認,我的話沒有說錯。

 

冏系列1: 我與父母意見不合
(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