冏情況19 從前青年比現在的好

 

冏情況19從前青年比現在的好

 

450x133


  <文章出自慈幼出版社的「青年與家庭」>

 

    「我們從前的情形完全不同:我們從前的青年比現在的好;對於現在青年們的某些自由行動,我們從前連做夢也想不到;我們從前我們從前

冏情況19 從前青年比現在的好

 



楊姐姐關心的說: 

 

    妳的話,我完全了解。我們回想從前青年時代的事,人人都只記得好的一面。所以,這是一件很容易明白的事,人人在無意中,都深信自己在二十歲那個時候,一切的情形都與現在「完全不同」。事實上,從前的青年,真的與現在的青年不一樣嗎?

 

      不錯,有些生活方式和社會情形,的確有了改變(有的甚至根本不同了);就是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在形式上也起了某些變化。在某些方面的演變,竟然是徹底的改革;其實在人心底深處,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青年,與任何時代和任何地方的青年,無論是在情緒方面也好,或是在感受方面也好,都大同小異,沒有什麼差別。

 

      在我們成人看來,現在的的青年,好像與我們從前那個時候的青年不一樣;因為我們忘記了自己青年時,究竟是些怎樣的青年。要是我們真正記得清清楚楚,實實在在,自己在二十歲時,是個怎樣的青年,那我們就會想起來,我們當時也是倔將不聽話,也不喜歡受到父母的責斥和約束,也希望能夠照自己的意思來生活,不願意照著父母的吩咐去做的青年。

 

      那麼照這樣說起來,我們那時是頑劣的青年嗎?這倒也不是:我們都是一些正常的青年,如同現在的青年一樣地正常;可是,我們卻認為現在的青年,與我們從前的青年不同。

 

我們是否應該注意這個問題呢?當然啦!可是,不必把它太戲劇化!只要我們幫助現在的青年安全的度過他們的青春時期這個難關就好。我的意思是說:不要讓他們覺得孤獨無助,也不要令他們感到,在他們與我們之間,隔著一條鴻溝。

 

青年的心情變化無常,往往無故亂發脾氣,有時好像叛逆父母的樣子(屢次只是他們意圖克服膽怯,戰勝自卑感的一些表顯跡象而已),這些我們都應該把它們視作青年們在青春時期的一切正常的表顯,而全部予以容忍,正如感冒時,必須容忍發燒,傷風時必須容忍頭痛一樣。青春時期是一個問題重重的時期。我們從前也曾度過這種問題重重的青春時期,好比傷風感冒時,必須度過發燒頭痛的時期一樣。

 

說,青年們企圖/脫父母管制的權力。可是,他們想過他們自己的生活, 這是合情合理的事啊!如果他們性格好,而且也受過良好的家庭教育,那麼他們願意這樣的事時,也會同樣敬愛自己的父母。可是,如果父母忽然變得嚴厲可畏,顯得神經緊張,只想使用叱責怒罵作為補救的方法,那麼在兩代之間,就會掘開了一條鴻溝,亦即所謂的「代溝」,彼此隔絕,無法溝通。

 

假若一個男青年,或一個女青年,要求享有過度的自由,或是無論如何,一定要能隨心所欲,為所欲為,那麼父母當然可以加以干涉,為能說服他們,勸阻他們,不可毫無節制,胡作妄為。可是,說服和勸阻,並不是強迫約束他們的自由的意志。

 

父母應該幫助自己的子女。可是,幫助他們,並不是強迫他們常常服從父母的一切命令;也不是硬要他們承認父母是十全十美,毫無缺點,絕不會錯的完人;也不是使子女淪為家庭中的奴隸,以致不得自由選擇,無論是關於未來應走的路線,或是關於結交朋友,關於讀的學科,或是關於業餘的娛樂,甚至於關於自己終身的伴侶。

 

子女應該服屬在父母權下。是的!不錯!這是天主的誡命;可是,父母的這種權力,不得惡化為專制殘暴的壓力。父母不是獨裁者;子女必須百依百順,盲目的唯命是從。青年們都知道,而且也模糊的感覺到,他們可以選擇自己將來要走的路線,擬定自己未來的生活,以便更能滿足自己的願望,不僅是在物質方面如此,而且在精神方面也應該如此,其實這些都是他們應有的權利。

 

青年男女,都希望自由選擇自己的工作、職業、朋友,以及終身的伴侶等等。總之,他們認為這是他們該享有的自由(關於選擇終身伴侶,做子女雖然可以自由決定;可是事先應稟明父母,徵求她們的意見);在這方面,父母究竟比子女有更豐富的經驗和見識;而且子女是當事者,父母是旁觀者。我國有句俗語說得好:「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尤其是青年男女,往往為情所迷,沖昏了頭腦,不能冷靜的觀察,正確地批判,以致鑄成大錯,悔恨終身。於是有所謂「閃電式結婚」,過不了幾個月,又有「閃電式離婚」。這種忽結忽離,以終身大事為兒戲,實在不足為訓,言之痛心。如果當初擇偶之時,曾經諮詢過父母,我想這種人生悲劇,一定會大量減少)於是老少兩代之間,就會發生誤會、衝突、不和、爭執;這都是因為雙方各執一是,只顧自己的想法,不理對方的意見所致。

 

舉例來說:父母不得強迫一個想學建築或電機的兒子進醫科,也不得硬要自己的女兒去學商科,如果她對會計等科目絲毫不感興趣,卻很想將來做個護士,替病人提供最好的服務。

 

父母如能對子女多表示一點信任,就是在無形中,鼓勵她們要有更好的實際行動,以表示自己真有能力,確實可靠。應該贏得父母的信任。這樣,父母更信任自己的子女,子女也更努力上進,因而兩全其美,不是很理想嗎? 

 

此外,父母也應該成為子女的楷模。父母無論命令子女做什麼,如果自己不以身作則,給子女立下好榜樣,如果對待子女沒有愛心,子女因而對待父母沒有孝心,彼此不能諒解,無法溝通,如果父母管教子女,不遵循倫理道德和宗教信仰的原則,一味任性胡為,濫用權力,那麼子女一定不會完全服從,更不會完全實行父母所命的事。相反的,如果父母盡其所能,給子女樹立好的榜樣,不僅重視言教,更注意身教,且對子女表示真摯的關懷和深切愛護,那麼很少會因子女行為不良而傷心,也不會因子女叛逆抗命而嘆息。

 

做父母的要多有一點耐心,做子女的要多用一點思考;這樣,有/多問題便都可以迎刃而解了。要是父母只知道以責備的口吻,不停地訓誡子女說:「從前我們從前我們從前我們」就會引起子女的反感,得到相反的效果。

 

父母首先應該記住,「從前我們」那個時代,並非一切都比現在好,有些情形也/比現在更壞。從前也有不良的「問題青年」,不論男女都有。只要到當時的青年監獄裡去看看,就知道我說得不錯了。否則的話,為什麼從前也有青年監獄呢?                                           

 

我們從前還是青年的時候,如果父母命我們去做一件我們不喜歡做的事,我們也很難抑制內心反抗的情緒,往往陽奉陰違,敷衍了事。也/我們只把這種憤恨不平的情緒藏在心底,不敢顯露出來而已。至於現在的青年,卻有這樣的膽量(有時也倨傲無禮),敢高聲反對,不肯服從。從前我們內心也曾非常不滿,很想找個機會,一洩心頭之恨。不僅是我們,就是我們的祖父、曾祖父、高祖父……在青年時,也都有過這樣的感受。 

 

 

 

冏情況19 從前青年比現在的好
(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