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芝 – 寫出「最後一夜」.

 

慎芝寫出「最後一夜

 

450x133

慎芝原名邱雪梅,廣東梅縣人,生於台中東勢的客家聚落,她幼年隨著雙親去了大陸。在江蘇無錫度過美好的童年。抗戰勝利前,在上海第一女校就讀,該校當時由日本人掌管,要求甚嚴,因此,慎芝在求學時已奠下紮實的日文根基,這對她日後能傳神地填寫日語歌曲有莫大的幫助。

 

民國三十四年,慎芝隨家人返台定居,當時她已是芳華十七的婷婷少女。

 

慎芝從小對歌唱就有「近乎癡迷的熱愛」,這使她放棄了會計工作,投身廣播事業,於三十八年底進入民聲廣播電台,從此,展開一生從未間斷的國語歌曲耕耘工作,也因此和同是從事音樂工作的關華石譜下了淒美綢繆的姻緣。 

 

慎芝決定嫁給關華石時,受到家人的強烈反對,主要是當時關華石已四十歲,慎芝才二十四歲。

 

慎芝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與關華石結為連理。慎芝曾在一篇文章剖析她嫁給關華石的原因:「他既能像父親般呵護我,也能像情人般疼惜我,而他在音樂、文學及書法上的素養更令我佩服……」

 

在三十二個年頭朝夕相處之後,證明慎芝當初的選擇是對的。婚前,慎芝從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工作能力。婚後,關華石發掘她填詞的潛能,鼓勵她儘量發揮。夫妻一起製作《群星會》,有聲有色地進行了十五年。其間二人共嘗艱苦,也共享成果。  五十三、四年,慎芝的作品初綻鋒芒,她寫下「意難忘」、「苦酒滿杯」、「情人的黃襯衫」、「春風野草」、「藍色的夢」、「飛快車小姐」、「靜靜的湖水」等多首叫好又叫座的佳作。

 

七○年代,慎芝的文采益臻洗煉,這段期間的佳作包括:「濛濛細雨憶當年」、「雨中徘徊」、「千言萬語」、「喝采」等,句句都深藏著成熟的感情。 

 

民國五十七年,慎芝在婚後十六年(40),產下一子,取名後希,夫妻高興得徹夜難眠。

 

但是天倫相聚的時刻只有短短的十五年。「他,為什麼在我已不太可能身懷六甲的年歲裡,突然溫馨地投入我懷中,選擇這個時候,是想給我一個無法與常人相比擬的驚喜嗎?或,他早預知十五年後,將與他父親相繼離我而去?也/,母子僅有的十五年緣份,必須來續一續,了一了?」慎芝在一篇<送愛兒>的文章中這樣寫道。

 

當時慎芝五十五歲,關華石也已經七十一歲了。

 

獨子驟去,夫妻各自忍受刻骨銘心的傷痛,相扶相持,度過漫長的三百六十天,七十二年五月,關華石在與她廝守一生的愛妻臂彎中悄悄地走了,未曾留下片紙隻字。

 

嘗盡人間辛酸,看破生死離別的慎芝此時寫出「最後一夜」(獲得七十三年金馬獎)、「擁有、失落」、「今夕何夕」、「還君明珠」、「玫瑰人生」(獲得七十六年金嗓獎)、「不讓你有半點愁」、「各自辛酸」。

 

「我也曾陶醉在兩情相悅,像飛舞中的彩蝶。我也曾心碎於黯然離別,哭倒在露濕台階。紅燈將滅酒也醒,此刻該向他告別,曲終人散回首一瞥,唔……最後一夜」。 

 

分不清是慎芝寫歌詞,還是歌詞在寫她。在愛子、先生相繼離她而去後,慎芝曾寫下這麼一段話:「在我堅強、光亮的外表下,有著人們見不到的另一個我,我胸膛內,是一顆血肉與/珠揉捏而成的,傷痕纍纍的心……」 

 

民國七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慎芝身體突感不適,在家人陪伴下趕往醫院急救,結果竟搶救不及,猝然逝去!她在人間僅僅盤桓了六十個寒暑,留給人們上千首耐人尋味的歌,還不及向大家道別,就匆匆而去。

 

 

<noembed>這份文件包含需要一個支援EMBEDDED OBJECTS的瀏覽器。請在你的瀏覽器中允/框架或者使用支援EMBEDDED OBJECTS的瀏覽器如 IE。
慎芝 - 寫出「最後一夜」.
慎芝 - 寫出「最後一夜」.
慎芝 - 寫出「最後一夜」.
慎芝 - 寫出「最後一夜」.
(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