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浣紗記(2)勾踐兵敗 | 伍子胥 | 夫差 | 文種

立庭之誓

靈姑浮正要擒拿吳王,幸得鱄毅兵到,奮勇殺上,救了吳王。但此時,歷經激戰的鱄毅已身受重傷,不能再去廝殺。吳王有失不敢戀戰,急急收兵。

但見那那越兵已漫山遍野,團團圍裹襲來,吳兵匆匆撤退,被越兵追趕廝殺,死者過半。身受重傷的吳王下令回國,但因他年邁性躁,忍不得劇痛,軍隊行至半路,吳王闔閭慘叫一聲,一代國君竟死於軍中。伯嚭獲喪先行,王孫駱引兵斷後,徐徐而退。

吳國太子夫差早已聞知父王薨逝,便和相國伍子胥迎喪入城,當下繼承嗣位,把闔閭安葬在海湧山。夫差發役民數千,穿山為穴,把他的父王所用的魚腸劍,以及六千副劍甲,金玉玩物,全部埋於墓塚之中。安葬完畢,夫差又把修墓的百姓全部殺掉,為吳王殉葬。

西施浣紗記(2)勾踐兵敗 | 伍子胥 | 夫差 | 文種
虎丘山景區入口(螺釘/維基百科)

後來,有人看到闔閭的山墓,常有白虎蹲踞在上面,此山就被稱為「虎丘山」。有識之人常會看到那裏湧出埋金的氣象。秦始皇統一六國後,曾派人挖掘闔閭墓,鑿山尋求寶劍,卻一無所獲。

夫差安葬闔閭後,遂立長子友為太子。他因念及越王殺父之仇,便命十名侍衛,輪番立於王宮的中庭。每逢自己出入經過時,侍衛必大聲喊道:「夫差!你忘了越王殺父之仇嗎?」夫差每次聽到都會揮淚說道:「誓必報仇,不敢忘也。」夫差又命伍子胥、伯嚭在太湖上訓練水師,在靈嚴山上訓練射擊,等到三年居喪完畢後,興兵報仇。

西施浣紗記(2)勾踐兵敗 | 伍子胥 | 夫差 | 文種
太湖(Synyan/維基百科)

三年後,吳國水師已經練成,軍士射擊也早已純熟。夫差擇日告祭太廟,命伍子胥為大將,由伯嚭為副將,率領吳國全部軍隊,從太湖取水道進攻越國,以報殺父之仇。

勾踐兵敗

越王勾踐獲知夫差舉兵來侵,忙召集群臣商議迎敵之策。大夫范蠡出班奏道:「吳國為報殺父之仇,準備了三年。今日,吳軍傾國前來,軍隊的氣奮、力銳,而且眾心一致,難以抵擋。我們最好是斂兵堅守,才是上策。」

大夫文種也啟奏道:「以臣愚見,不如以卑詞謝罪,向吳國乞和,等他退兵之後,我們再做打算。」

西施浣紗記(2)勾踐兵敗 | 伍子胥 | 夫差 | 文種
范蠡像。(公有領域)

勾踐說:「二位愛卿議守議和,都不是上策。吳國是我的世仇,他來攻伐,而我不率軍出擊,他會認為我無將帥領兵之能。」越王不聽二人之言,率領國中三萬壯丁,於椒山之下和吳軍大戰。

初次交戰,吳兵稍有失利。勾踐乘勝追擊,大約行了數里,恰好碰到夫差的大軍,兩下對陣以備大戰。夫差立於船頭,親自敲擊桴鼓。將士勇氣百倍,爭先迎戰。

然而,就在此時忽然颳起一陣北風,引得波濤洶湧澎湃。伍子胥、伯嚭各乘艅艎大艦順風揚帆而下,吳軍用強弓硬弩,射出的箭猶如飛蝗一般,萬箭齊射。

越兵逆著風向,不能抵敵,大敗而逃。吳兵兵分三路追擊,越將靈姑浮能於戰場砍傷闔閭,但他的悍猛卻難敵自然蹊蹺的大風。一陣颶風襲來,雖不是利劍刀斧,卻比那百般的兵器還更囂張,直接掀翻了靈姑浮的舟艦,一代猛將竟然溺水身亡,胥犴也中箭身亡。

吳兵乘勝追殺,越軍死者不計其數。越王勾踐奔至固城,想藉以自保。吳兵把固城團團圍住,並斷絕了城裡的水道。夫差見狀大喜的說道:「不出十日,越兵必渴死城中。」

人算不如天算,哪知這山頂上有一處甘泉,並且泉中又有很多鮮活肥美的魚。勾踐命人取來百隻魚,以饋贈給吳王。夫差一見大驚,派人層層把守,確實越困越急。

西施浣紗記(2)勾踐兵敗 | 伍子胥 | 夫差 | 文種
會稽山風景區(網路圖片)

勾踐見吳兵不肯退去,遂命范蠡率兵堅守,自己帶領敗殘人馬逃到會稽山。勾踐點閱兵甲只剩五千多人,於是長歎一聲說道:「從先王至於孤,三十年來,從未有過大敗。後悔不聽范蠡、文種之言,以至落敗至此。」

吳兵攻打固城,伍子胥領右翼,伯嚭營領左翼。范蠡傾盡全力奮力死守,終是難以抵擋,前方告急的文書一日三次傳給勾踐。勾踐急得手足無措,竟想自刎以殉宗廟社稷。(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