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幽靈般 中共國安脅迫華人當特務內幕 | 國安部 | 法輪功

【大紀元2016年1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中共國安部近期被清洗。作為一個特務組織,國安部主要工作是收集情報,尤其是法輪功情報。國安還如幽靈般地跟蹤、綁架回國的法輪功學員,甚至脅迫他們當特務等。

國安脅迫法輪功學員「搞垮香港大紀元」

2006年9月12日,法輪功學員、澳門科技大學助理教授、前香港大紀元報社技術人員王漣博士前往珠海,遭珠海國安局特務綁架。

450x133
如幽靈般 中共國安脅迫華人當特務內幕 | 國安部 | 法輪功
前澳門科技大學助理教授、前香港大紀元報社技術人員王漣博士(明慧網)

王漣被蒙上眼睛,「推到一個房間,房間窗戶被釘死,拉上了厚厚的窗簾,還架設了攝像機」。

國安人員拿出一本厚厚A4大小的紙張對他說:「我們調查你已經幾年了,這裡都是你的材料⋯⋯你以前進來沒抓你,是(因為)時機不成熟,但是你每次進來是甚麼時候,幹甚麼,我們都知道。」

王漣發現,國安對他的了解「非常的多,非常的可怕。他們好像甚麼都知道」。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就是通過問那些他們知道答案的問題來撕裂我的心理防線,讓我崩潰。」

國安這樣威脅他:「為香港大紀元提供技術支持,保證其能正常運作,以致《九評共產黨》大量散播,你的罪不小啊⋯⋯是槍斃你好呢?還是下半輩子讓你在監獄裡待著呢?」

「你還年輕,讀了博士,在大學教書,一個月2萬塊錢,不容易啊。想想你的父母、妻子、兒子。如果你真的被槍斃了,或者關進監獄出不來了,他們怎麼辦呢?你自己的前程呢?」

在這種高壓審訊中,王漣感到極其痛苦。「恐懼使得我違心寫下保證書,聲明願意放棄修煉法輪功⋯⋯(他們還)要求我『要做到隨叫隨到,叫做甚麼就做甚麼』。」 王漣表示,自己就這樣被迫當了中共特務。

王漣還被告知,他最主要任務就是「搞垮香港大紀元」。「國安官員要求我多和香港大紀元的人聊天,竊取電腦密碼,並且要我從電腦服務器上偷一些文件給他們。」

在國安的脅迫下,2006年,王漣分別將《大紀元時報》PDF檔案複製到他們提供的USB存儲器上,還提供了香港大紀元辦公室的電腦分布圖,以及電腦使用者的信息。

國安特務還要求他,去說服另一位負責電腦維護的法輪功學員A退出,以阻止報紙出版。

一面是國安的指使,一面是良心的煎熬,這對於在法輪功修煉中身心受益的王漣來說生不如死,他希望擺脫這一切。

2007年,王漣終于拿到澳洲簽證飛往墨爾本,他选择了公開揭露这段被迫當特務的痛苦經歷。

王漣的經歷並非個案。如果以「法輪功」、「回國 」、 「國安」作為關鍵字在明慧網上搜尋,有300條檢索結果。很多海外留學生也成為國安的目標。

人生喜事變噩夢 留學生被迫當特務

2013年5月21日,在美國留學的青年法輪功學員李玥和未婚夫飛回中國大陸,準備辦理結婚手續。結果一下飛機,二人就被北京國安綁架、被蒙上眼睛、戴上口罩帶到一個國安秘密的工作地點。那里是公寓的布局,每個房間都拉著窗簾。審訊室窗戶是磨砂玻璃的。

「那個審訊室有一個鐵焊的椅子,但椅子面不是平的,而是一條一條柵欄式的。坐久了屁股會很疼。椅子上還有個能翻到前面的鐵面板,有鎖眼,可以上鎖。」李玥說。

起初三天,李玥一句話也沒說,他們就讓她一直坐在鐵椅子上。夜裡沒睡幾小時,又把她拎起來審訊。

久了,李玥頂不住壓力了,逐漸說了一些法輪功活動情況。國安又通過威逼手段拿到李玥手機內所有的電話號碼、SKYPE、QQ、「人人網」帳號和密碼。

在審訊中,李玥還得知,國安輸出的海外特務會以留學生、商人等身份出現在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中,有些特務還會潛入學員家中,偷走跟法輪功有關的活動文件或數據。

李玥和未婚夫也被脅迫做特務。回美後,兩個國安通過SKYPE找到李玥,並布置「任務」:

一是說出當地負責人的家庭住址;二是了解內部電話組的情況;三是核實「人人網」上的一個海外法輪功學員情況;四是聯繫新唐人電視台的一位法輪功學員,用其中一位警察的話說,「將爪子伸到新唐人電視台」;五是告知學法組情況等。

「放長線,釣大魚。」讓李玥收集更多海外法輪功情報,這是國安脅迫她當特務的主要目的之一。

海外法輪功學員一回國就被「盯上」

很多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早已被國安通過「特務」、「內線」或各種公開、秘密的手段得到。只要一回國,他們便被國安特務系統性跟蹤。國安還會選擇在「恰當的時機」現身,恐嚇,甚至綁架和抓捕這些法輪功學員。

今年7月,美國公民、法輪功學員王曉丹回國在廣州為父親王治文辦理移民出國手續期間,至少被50個特務、30個警察以及便衣跟蹤,並遭到恐嚇。王治文後來在出境前,護照被剪毀。

加拿大公民范子愚曾經自述,在天津工作期間,因為修煉法輪功,他受到天津國安對他的「24小時監視居住」迫害,國安還聲稱:「其實你在去年(2000年)4月入境的第一天,我們就盯上你了。」

台灣居民、法輪功學員王秀華2003年1月2日因公出差到上海,剛下飛機,被上海國安局強行帶走,拘留28天。

「他們要我交代修煉法輪功後所有一切活動、所接觸的人員訊息,以及所有知道關於法輪功的事情。他們還掌握了我出國參加法輪功法會、活動的記錄。」王秀華說。

2003年10月初,上海國安扣押抵達上海的台灣公民林曉凱20天。國安威逼他當特務,提供在大陸及海外法輪功學員名單,並且要求回台灣後為中共蒐集資料。

被綁架期間,國安特務讓不同人跟他談話,利用人性弱點進行威逼、騙他太太已經背叛他。國安這種離間手法使得林曉凱返台後第一天不敢回家;而面對剛經歷20天生離死別的新婚愛妻,他仍問道:「我可以相信妳嗎?」

如幽靈般 中共國安脅迫華人當特務內幕 | 國安部 | 法輪功
左為林曉凱(大紀元)

更有甚者,還有國安疑對「不聽話」的回國法輪功學員下重手迫害。

田世臣,北京福田汽車貿易有限公司開拓海外市場的優秀員工, 在尼日利亞工作期間,因講述法輪功真相被中領館及中共安全局人員秘密調查、監視。

如幽靈般 中共國安脅迫華人當特務內幕 | 國安部 | 法輪功
田世臣(明慧網)

2011年12月底,田世臣一回國即被中共國安直接劫持到福田公司。田不從安排,被迫辭職。

辭職回家不久,田世臣身體出現異狀,渾身發熱、四肢無力、嘔吐、拉肚子、身體發黃。回家16天後(2012年1月16日)莫名死亡。火化後骨頭呈紅色,疑為中共特務下毒致死。時年33歲。

在大陸境內,國安對歸國的法輪功學員下手的案例不勝枚舉。與此同時,國安特務也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不遺餘力延伸到海外。

中共國安黑手伸入國際

在海外,中共國安針對法輪功學員蒐集黑名單、威脅恐嚇,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槍入室、暴力傷人。

2002年6月13日,江澤民訪問冰島。一些美國和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聞訊後,前往冰島和平抗議,但部分歐洲、北美和台灣法輪功學員被阻止入境。原因是中共向冰島政府提供了一份「黑名單」,誣陷他們是「恐怖分子」。

2006年2月8日,大紀元技術總監、法輪功學員李淵博士在美國亞特蘭大家裡遭持槍的中共特務暴力襲擊,家中電腦及文件等被搶走。李淵後被救護車送到醫院,臉上縫了15針。

據大陸「紅色軍事網」報導,外界預估,中共國安部分散在世界各國的諜報人員絕不會低於4萬人,其中很多以新聞工作者、學者、商人,甚至以政治流亡人士等身份作掩護;而國安部分散在中國大陸內部的「偵察員」,總人數也在5萬餘人。

前中國駐悉尼領館負責政治事務的外交官陳用林表示,在澳洲有上千名中共間諜。中共國安特務在澳洲監視法輪功學員,並且把監控得到的情報匯報到國內。澳洲法輪功學員李迎就是一例。

逃亡到澳大利亞的原中共「610」官員、一級警司郝鳳軍說:「我在國內天津『610』辦公室工作的時候,看到李迎在澳洲進行法輪功活動的一些情況。肯定是有中國的一些秘密力量在監控李迎,發現她的情況之後,傳到我們中國天津市公安局『610』辦公室的。」

據郝鳳軍提供的資料,中共特工居然詳細掌握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葉映紅計劃在當地開一家通訊公司的情況,該文件標明「報:劉副部長;送: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外交部辦公廳」。加通社報導說,共有8個類似記錄由郝鳳軍提供給當地媒體。

葉映紅是加拿大公民,90年代初來加,在「安大略大學」學習計算機。葉看到自己私人信息在情報中出現,驚訝地說:「不知他們是如何搞到(這些情報),他們對我們的監視真厲害呀!」

中共國安厄運連連

陰暗邪惡的國安特務,他們的行徑不僅危害他人,這些人往往也身隨厄運。

十多年來,積極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少國安部要員,不是紛紛落馬,就是患上絕症或遭遇橫禍而亡。例如,中共國安部部長許永躍、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前北京市國安偵察指揮中心副主任劉海洋等等。#

責任編輯:高靜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