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9)奇事不斷 | 丘處機 | 王重陽 | 馬丹陽

待六人抬過河南,此時眾人的盤錢也幾乎盡了。行至陝州靈寶闊鄉之間,竟也奇事不斷,一路上不斷的有人備齊齋飯等候他們。

六人吃完素齋正要付錢,那人說道:「我這裡也不是賣飯的。只因前面有一位老道士,是他向我們化緣送給你們的,所以不要你錢。」丘處機等人感激辭謝,繼而前行。

六人疑惑不已,紛紛議論到,莫非師父在前為弟子化緣嗎?眾人都很贊成這一點,相信師父並沒有遠去,而是一路同行,心中謝師感道之心倍生。這一路上,每逢進入無飯鋪之地,眾人飢腸轆轆時,就有人備齋款待他們。

450x133

過了潼關地界,丘處機說道:「我們一路上每逢飢餓就有齋吃,一定是師父在前面化來的。我想,這段路上飯鋪稀少,想必師父一定又要為我們化齋,待我現在急忙趕上,去看個明白,怎麼樣?」

長真子譚處端等人說道:「這真是妙計!」於是,丘處機就健步如飛地奔至前面的村莊,看個究竟。

王重陽身跨白鶴,在空中看到潼關至華陰這段路程飯鋪稀疏,惟恐眾徒腹中飢餓,於是落下白鶴,走到這村莊為眾徒化齋。

金蓮仙史(9)奇事不斷 | 丘處機 | 王重陽 | 馬丹陽
(Fotolia)

王重陽正在村中募化時,只見丘處機急急趕上,王重陽一時躲避不及,被丘處機看見了。

丘處機念師心切,急忙跪在王重陽腳下,說道:「弟子在後商議,知道是師父在前化齋給弟子充飢,今朝一見果然如此。望乞師父不要離開,慈悲救度我吧。」

這時,村莊上的男女老少共睹此景,重陽真人也不好脫身,只得對丘處機說道:「你這孽障,今日漏洩天機,獲罪不淺。你日後雖能真心修道,但也難逃大魔之報。」遂向天空指道:「你看,馬丹陽等人來了。」

眾人就全部抬頭仰望天空,王重陽趁機拂袖而去,一陣清風微撫,霎時無影無蹤。眾人驀然回首不見了道士,彼此心中驚呀不已。

丘處機跪在地上,忽見師父化風而去,只得含淚倒身下拜,連連磕頭,遂即起身出了村莊。

金蓮仙史(9)奇事不斷 | 丘處機 | 王重陽 | 馬丹陽
北京白雲觀藏丘真人(丘處機)本像圖。(公有領域)

馬丹陽等人扛龕走到村莊,看到丘處機含淚而出,問他何故?看到師父了嗎?丘處機把見到師父的情形說了一遍。想到師父所說:「日後雖能真心修持,但也難脫大魔報。」丘處機不明日後會遭到何種魔報,急得湧出痛苦的眼淚。

長生子劉處玄將丘處機細看了一遍,說道:「難怪師父說你會遇大魔難脫,連我現在看你的相貌,臉上有兩道紋路入口,這叫『騰蛇鎖口』,日後當會餓死。」

丘處機問:「這騰蛇鎖口之相,是否可以化解?」長生子說道:「怎能化解?昔日梁武帝也是騰蛇鎖口之相,儘管他也一心向佛,後來還是餓死在台城。想他是一朝帝王,一國之主,尚且難免,何況你我這等平庸之輩?」

丘處機聽說後自歎道:「我年幼向道,十六歲棄家,十九歲遇師,這二十多年也遭受幾多魔折,常常自慮根基淺薄,所以律己極嚴,堅心苦志不改道心。侍候師尊,朝夕慇勤,也不改初衷。未得師父傳授一言半語,師父就要仙去,今朝在此遇到師父,苦告哀求師父度我。師父說我洩漏天機,大魔難脫,就化風而去。適才聽劉師兄之言,日後我會餓死。那我今昔堅志苦修又有何意義?」說完,丘處機大放悲聲,痛苦地嚎哭起來。

長真子譚處端等人聽到丘處機之言也各自悲傷起來。馬丹陽說道:「丘師弟不必悲慼。雖然劉師弟精通相法,不過那些宿命定數,只定俗人之身而已。你我都是出家之人,不受這些定數的約束。我常聽師父說,丘師弟根器非凡,將來成就在眾人之上,今日雖遭些魔難考驗,將來功成果滿之時,我輩都不及呀。丘師弟勿要掛懷,徒自哀傷。」

丘處機聽馬丹陽之言,方止住眼淚。師兄弟六人扛著木龕繼續前行。只是此後,一路再無人施捨齋飯,師兄弟幾人只能各自化齋充飢。

過了華州,行至臨潼地界,他們聽說此地有溫池,其水自熱,夏天稍稍溫和,只是冬季會異常熱烈。幾個師弟兄停歇時,同到溫池洗浴。

馬丹陽說道:「此處乃是驪山之脈,內結硫黃,所以能使水熱,天下不可多得。這水能洗瘡毒疥癬,並且能清涼皮火,化解汙穢除卻惡氣。將來我就在秦川一帶募化養道,也常可在此泉洗浴。」

眾人沐浴完畢,繼續抬著木龕走過長安,行至鄂縣城西二十里時,忽然繩索斷裂。

馬丹陽說:「師父遺言,吩咐我們過了關西,到繩索斷裂之地就地埋葬。今朝至此,繩索俱斷,正是師父說的埋葬之地呀。」師兄弟幾人就把木龕就地安葬,以表師情!

這正是:「漫漫苦海,似東溟,深闊無邊無底。逯逯群生顛倒兢,還若游魚爭戲。巨浪浮沉,洪波出沒,嗜欲入癡醉。漂淪無限,化鵬超度能幾。唯有當日重陽,惺惺了了,獨有沖天志。學易年高心大悟,掣斷浮華韁繫。十載丹成,一時功就,脫殼成蟬蛻。從師別後,更誰風範相繼。」(《無俗念.讚師》)(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