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10)莫起妄念 | 丘處機 | 王重陽 | 馬丹陽

莫起妄念 慎修慎修

右調《惜分釵》詞曰:「塵世短,道路遠,若非真志功難滿。不回頭,逐水流,生死輪迴似泛舟。休,休!急猛省,莫閒遊。人生無久留,真鉛著意求。謹慎修,安爐立鼎,不記春秋。悠,悠。」

丘處機師兄弟六人來到廟中敬香禮拜,各人坐下。馬丹陽說:「眾位師弟,昔日師父將化之際,曾有言吩咐,眾所周知。長真子已聞大道,可再繼續用工,累積功勳;太古、長生子、玉陽子等也皆有所得,但必須勇猛進精,磨煉性心,廣積宏功,登臨仙界,也是指日有望;惟獨丘師弟一人,外無功行,內無道術,如何是好?」

450x133

丘處機一聽師兄之言,急忙跪下哀求道:「眾位師兄俱已得道,惟我獨自一人還未聽說過一言真法真道,還望馬師兄憐憫,乞帶於師弟。」

馬丹陽急忙扶起他,說道:「師父仙化之際,曾有言囑咐於我,只要你勤修不怠,我當會傳你至道,精進修持,自然成真有望,不可焦燥,恐亂了道心。」

第三天,吃了早飯,各人商議各自的歸處。長真子想去西蜀,積功養道。王玉陽準備回山東,探望母親。郝太古再次歸隱卜筮叢中,邀遊大地,為大眾指引迷途,同時兼修道業。劉長生本在相士林內,韜光晦質,磨煉心身,於是回到相士之林。譚長真喜歡南遊,自此遊山修道而去。而馬丹陽決定留在秦川地界,帶著丘處機修行。

金蓮仙史(10)莫起妄念 | 丘處機 | 王重陽 | 馬丹陽
清《惲壽平王翬花卉山水冊》,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有道是:「秦川好,一片錦紋華。日出雨晴山色秀,月明風急水聲嘉。千里淨無涯。余到此,喜慶復難加。天佑時豐堪養道,地靈人傑不生邪。時復伴煙霞。」

丘處機、馬丹陽二人留在秦川,白日沿著村莊乞討,晚上在破廟中打坐修行。馬丹陽叮囑丘處機,修道之人首先要除去七情六慾。七情不除,元神難以入定,天性也會含塵朦昧,影響道業的修成。這七情是指:喜、怒、哀、懼、愛、惡、欲 。而六欲則指:由眼、耳、鼻、舌、身、意萌生的各種慾望。

除掉七情,六賊就會自滅。六賊不除,元氣難以匯聚生發,丹田也就無法鞏固生長。外不與名利所繫,內不被情慾所牽,將各種思慮妄想之心盡除乾淨,自然天性就會顯露出來。如此持之以恆,耐心修煉,有朝一日必成道果。

馬丹陽說:「如果你妄念不除,我將來也不能在和你做道友了。」丘處機惟恐失去道緣,朝夕精進修煉,不敢有絲毫怠慢。

馬丹陽乃是一個持久修道之人,此時金身已成,風寒暑濕不怕,水火饑饉也不擔憂。現在他與丘處機為伴,無非是謹遵師命,協助丘處機而已。

金蓮仙史(10)莫起妄念 | 丘處機 | 王重陽 | 馬丹陽
丘處機(公有領域)

當時二人在華陰地界的小華廟夜宿。一日,忽逢天降大雪,平地約有三尺厚,二人無法走出廟門。丘處機飢腸轆轆,腹中無物,又兼身上寒冷,開始還可以勉強承受,但捱到第三天夜裡,實在凍得受不了,於是心生一念,想道:「這幾日天降大雪,不能出去化齋,把我凍得難以自持。明日,若有人送些湯麵來該有多好,幫我止止饑寒。」

這念頭一出,正是一人正心修道,忙煞土地神祇。於是那座廟的土地小仙就到附近的村莊上去託夢。

華州北莊有一張姓老人,平生好敬僧道。那土地神仙就到他家託夢,告訴張老說道:「小華廟中有二位真修的道人,因被大雪困阻,飢餓難忍。明日早晨,你可送些湯麵過去,可獲無量之福。醒來後,可要牢記,我是土地神祇!」

張老睡醒後,就對他的妻子說:「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土地神仙說小華廟有兩位真人,被雪所困,飢餓難忍。叫我早晨送些湯麵過去。」

他的妻子也說:「我的夢和你一樣。」於是夫妻二人商議去送湯麵,果見廟中有兩位真人,就對他們說,土地神仙託夢給他,讓他送齋飯給他們暖身。

這正是:

「道德本無因,修持卻在人。若非堅志守,焉得作仙真?」(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400x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