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浣紗記(11)溪邊定盟 | 勾踐 | 夫差 | 范蠡

西施浣紗 溪邊定盟

范蠡聽西施這番話,竟有在責備他不輔王政,遊山玩水,空負大好時光之意。不免心中吃了一驚:「小小女子,生在鄉村荒野,所言之事卻是心懷忠義,見識不凡。見她容貌妍麗,而且伶牙俐齒,不知她是否能捨身報國?」

於是范蠡說道:「下官到此,不是為了遊山玩水,而是為了社稷大事而來。」西施反問道:「相國既是為國,理應待在官府辦理要政,為何獨自一人到此?」

450x133

范蠡說:「越王想報會稽敗衄之恥,石屋養馬之辱,所以臥薪嚐膽,苦身焦思。眼下吳國強盛,我們越國一時還難以和他相抗。想到,商朝興起時,伊尹在夏國謀事;周朝興起時,姜子牙在殷都奔走。若要以小抗大,以弱禦強,若沒有內間就不會成功。因此,越王命下官到民間四處走訪,以訪求奇才異士前往吳國。」

西施方才明白,說道:「噢,原來相國是為國求賢呀。不懼風塵勞頓,如此勤懇,實在可敬!可佩!但不知相國是否尋得奇人異士?」

范蠡說道:「這半年也得遇幾位賢才,只是可以擔任重任之人還未遇到。」

西施說道:「我們越國屢受吳國侮辱,小女雖是一介女流,但也常想為國分憂,只是不知應該怎麼做?想必越國也會有為國捨身的豪傑,可以擔當大任。」

范蠡說:「下官今日想把這副重擔加在你身上。倘若能念及國恩,慷慨擔任,那就是越國之幸了。」

西施愕然驚道:「相國之言,何意?小女蓬門弱質,怎能擔當重任?」范蠡只好如實相告:「下官奉越王之命,並非訪求賢士,而是訪求絕色美人的。」

西施一聽,當即容顏大變,正言說道:「相國之言差矣!越王方脫離羈囚,得以返國,正是勵精圖治之時。今日,卻派相國訪求美色?越王果有此心,相國應當諫言力阻才是。如何反尊王令,為他到處奔波呢?小女原以為相國是忠臣,現在看來,也不過是諂佞之輩。」

西施浣紗記(11)溪邊定盟 | 勾踐 | 夫差 | 范蠡
西施(柚子/大紀元)

西施說完,丟棄溪邊所浣的紗,轉身就走。

范蠡慌忙上前說道:「美人,休要發怒。越王命下官訪求美色,不是為自己娛樂,而是獻給吳國的,美人切不要錯怪越王。」

西施一聽,停止了腳步,說道:「相國,要想禍亂一個國家,若非英雄豪傑,豈能擔任?要那美貌之人有何用?」

范蠡說:「只因當前吳國氣焰強盛,兵精糧足,謀士忠臣,遍佈朝廷。越王復仇心切,想在十年之內,將吳國平為池沼。但一直苦於沒有機會,今日吳王已建好姑蘇台,我們想趁此時機,選擇美人獻於吳王,惑他心志,荒其政事,窮其財貨,越國才會有機可趁。但所獻美人必須是出色麗妹,才能博得吳王寵愛,才能迷惑他的心志,之後耗他財富,導他用兵,結怨與鄰。只有如此,我們才能出其不意,出兵報國。不知美人是否肯為國捨身?」

西施聽罷,說道:「小女雖為女流,但聞聖賢頗知大義。自從聽說越國兵敗,越王入吳備受奴役,身為越國子民,早已有心報國。若有機會為國捨身,豈非榮幸?倘若相國還需要美人,小女有一密友叫鄭旦,容貌也很出色,可以同去,以做為指臂之助。」

范蠡見西施貌美且忠,心中大喜,拱手致謝道:「承蒙美人慷慨允諾,為國分憂。想我越國上自越王,下至百姓,將來都會感激美人的。那就一言為定,明日我備車馬前來迎接佳人。」

西施也一口應承,沒有推辭。范蠡與西施分別後,逕自返回諸暨城內。西施也收起所浣之紗,回家打點整理行裝。(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400x190